晚明文人雅生活

按此處分享…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Twitter
Flattr the author
Flattr

2014-11-09 文/ 馮杰_老茶文摘

明人陳繼儒《太平清話》有云:凡焚香、試茶、洗硯、鼓琴、校書、候月、聽雨、澆花、高臥、勘方、經行、負暄、釣魚、對畫、漱泉、支仗、禮佛、嘗酒、宴坐、翻經、看山、臨帖、刻竹、喂鶴,右皆一人獨享之樂。

明末清初文人喜用“試”字,就是淺嘗輒止,帶有一種短暫性,并不是執著全身去投入。即興為之,適可而止。一種行為擺弄完之后再換一種,永遠保持興趣的新鮮和身心適宜;后人當事業去做就非文化初衷了。當時的文人吳從先概括得好:“乘起興之所適,無使神情太枯”,他點明了工作理念。

晚明時代的文人講究雅致,追求悠閑情趣,米蘭昆德拉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名句,晚明文人則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古人不像我們,我們某種方面遲鈍了,某種方面卻有所長進。于是知道了上網下網,博客網戀,吃喝嫖賭,貪污受賄,古人卻連做愛時還有閑情去“有詩為證”。我們顧不上寫了。明朝以前的文人除了堅持他們的“四項基本原則”(基本無繁簡體之分,基本不使用標點符號,基本使用毛筆,基本手工研磨)之外,還能把玩一種“雅”。但又不是整天玩單一一種方式,變著多種法子來玩“雅”。雅而有趣而不媚。就像我。

試看他們吃飽以后、剔牙之后都干啥?陳繼儒作了以下的簡結:

焚香、試茶、洗硯、鼓琴、校書、候月、聽雨、澆花、高臥、勘方、經行、負暄、垂釣、對畫、漱泉、支杖、禮佛、嘗酒、宴坐、翻經、看山、臨帖、刻竹、喂鶴……

名目繁多,像中藥店的藥屜。已經有點令人目不暇接。

這些都算十足的小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放到中國“文革”時期,送往“五七干校”勞動改造是必然的。即使在如今的現代經濟時代,弄這些東西也不算主旋律,背后肯定是遭翻白眼的,屬不務正業范圍。封殺,遮屏。

現代生活早已鬧得人找不到那份閑情雅致,時間的速度決定了人們生活的格調與速度。“古雅”腿疼,早已跟不上趟。

面對古人以上的種種行為藝術,我只好去抄錄一下,權作紙上旅行,過文字意淫而已;美其名曰“字淫”。其實我寫作就是一種意淫。

明末清初文人喜用“試”字,就是淺嘗輒止,帶有一種短暫性,并不是執著全身去投入。即興為之,適可而止。一種行為擺弄完之后再換一種,永遠保持興趣的新鮮和身心適宜;后人當事業去做就非文化初衷了。當時的文人吳從先概括得好:“乘起興之所適,無使神情太枯”,他點明了工作理念。“枯”中加“適”一如在水泥板上撒兩滴水珠。面案上來兩滴貓尿。

這些行為,至少對于晚明時代的那些文人來說,是一種理想完美的形式。

比如其中“賞畫”,多為手卷,是要一段一段打開,相當于我們今天在看手機上黃段子時的興趣,不同的是:古人從右向左,需要一幀幀翻看,我們在手機上是從上往下翻讀,還需電力充沛。從形式上就決定了今人和古人的方向不同,何況本質?再舉例如下:

焚香。

是進入“禪藝一味”之境,自宋以來,非主流作家多諳此道,以滋文興。

負暄。

說破了就是“光著膀子曬太陽”。我北中原老家的鄉親們,在農閑時也多有此舉,北中原口語叫“曬暖兒”。這時候借陽光是不用還債的。不同于“按揭貸款”。大地寬闊,陽光從不放高利貸。更早的魏晉人在這種狀態下還有解衣捫虱之舉,他們不但在負暄,還要擺弄幾只道具,將滾瓜溜圓的虱子把玩一下,比大小,比重量。如果不單看大腿的話,今天海灘上穿比基尼的女郎也算沾上一點“負暄”的邊沿。她們外表看著比魏晉人還干凈。與魏晉不同的是執手機。

喂鶴。

鶴我沒喂過,倒是喂過雞和斑鳩(斑鳩是俗物,鶴卻雅致)。有一年北中原春播耩麥的一天,臨村一個農人在地里撿到一只誤食農藥的鶴,叫蓑羽鶴,送給我的一位朋友,朋友說,等養幾天就贈與我。一星期過后,朋友沮喪地告訴我,原以為養熟了鶴,哪知一開籠,飛了。看來我無林和靖“梅妻鶴子”的風度,以后便仍然一如既往地繼續喂我的俗物,雞與斑鳩。獲斑鳩與雞。

候月。

期待月升月落。現代詩句叫“我與月亮有個約會。”但現代不是一個月亮時代,經濟增長率早已把月亮遮住了。遮住了吳剛的那把斧和桂樹,遮住了嫦娥的口紅。古人在候月,今人只好在候車候機候下屆提升。

聽雨。

就更別想了。在城市里聽機器聲聽空調聲聽人聲鼎沸,聽什么都行,哪怕聽叫床,就是不要說聽雨,一說就俗。讓我們聽硫酸雨吧。

還有寫作、臨帖、校書、翻經、堪方這一系列的文化活動,如晚明作家華淑所述:“長夏草廬,隨興抽檢,得古人佳言韻事,復隨意摘錄,適意而止,聊以伴我閑日,命曰閑情。”美死人了。就是說,把玩的都是一種情趣。讓他們去寫三十萬字簽約之作,晚明作家打死也不干,都說,還不如去尋歡。紛紛要“撂挑子”。

我總結出晚明文人從容的修訂版“四項基本標準”:

上品為雅而有趣。

中品為俗而有趣。

下品為雅而無趣。

次下則俗而無趣。

至于其他我未注釋的幾種就更無法去對比了。電子時代使我早已失去耐心,何況又失去更大的背景與文化。就只好在紙上推演一下而已。還是意淫。我一小時可打字百五。

晚明人所有這些行為都與我暗合,我雖稱善,心向往之,其實一件也玩不轉。一無資力,二無情趣,而明人恰恰與我相反,全占,這樣一套,我連“次下”這一標準也無從列入。成“為俗而不雅”的下下品。

分類: 精選茶藝微信,標籤: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