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之器』親吻彩霞——柴燒壺

按此處分享…
Facebook
Twitter
Flattr

该文作者写于2014年9月8日。

“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明天就是白露,天朗气清,属于秋天的阳光,穿透清澈的蓝天,几缕淡云缱绻天边,如仙女的丝带翩飞,我坐在窗前,香云袅袅,杯中茶汤尚温,思绪却飞往不知名处,空气里似乎能闻到泥土的芬芳,能听到木柴燃烧的噼啪声,一炉窑火边,沉香烟起,摇曳生姿……

那千峰翠色的如玉瓯,那水墨青花里的美茶汤,原是这一炉火,一捧土,一颗执着的心造就的奇迹,当时代变迁,奇迹依然延续,不过这次它不要妆扮,倔强的想要素面朝天,想要浴火重生……

香灰冷,茶已凉,书得一手丹青妙笔,捏得几百土精泥魂的执著心,守着窑炉,静静的看着观火孔,等着遥远天际的那抹彩霞,穿越时空,亲吻今世倔强的容颜……

清风来时,举杯轻抿,茶汤已凉,远处群山染上秋日的阳光,明净如妆,手边杯盏仿佛天边彩霞,熠熠生辉……

白露将至:远山喜欢秋天又有些讨厌秋天,喜欢秋天橙黄橘绿,美景如妆,讨厌秋天短暂,焜黄华叶衰,抑制不住的忧伤总是如影随形,远山是水瓶座,细腻敏感,有时容易陷入自己的想象世界不能自拔,莫非真的如此?哈哈,喝尽手中茶,看夕阳去!

文章来源:大连天福茗茶

柴烧壶作者(徐文哲)經歷

1960年桃園出生

1978年復興美工雕塑組畢業

1985年接觸陶藝創作

1989年水.壺之間

作品獲台北市立美術館美術獎

雕塑類優選並為市美館典藏

國立歷史博物館第三屆陶藝雙年展

「靜觀其變」、「迷失的文化」作品入選

1990年心無旁騖創作茶器迄今

2010年柴燒新作發表

 

分類: 精選鈞瓷青瓷柴燒微信,標籤: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