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灰釉系】柴燒陶藝家(III):窯中有泥,心中無我-田承泰

知道田承泰是因为一个台湾朋友的介绍:做柴烧的?那肯定得找“老田”。田承泰是台湾知名陶艺家,朋友们都亲切地叫他“老田”。

老田原本从事木雕与石雕,他特别喜欢石头的感觉,因此他的陶格外厚重,犹如石头般朴实而内敛。他用的釉料称作“灰釉”,简单说就是把树木烧成灰,当作釉。其实这也是我把使用天然釉料的柴烧定义做【灰釉系】的由来,老田是我认为当今【灰釉系】当之无愧的掌门人。有六年时间,他每天上山找木头,取不同树种回来烧,试了一百多种树,还要继续试。在台湾学灰釉没有老师教,完全得靠自己摸索。老田说:“化学釉的成功率98%,灰釉如果能做到30%,那算很厉害的。”

田承泰的灰釉是利用树木烧成的灰,加上拉胚用的土,两者调合成泥状,当作釉料,成分完全取自天然。釉料制作完成后,将做好的素胚拿来浸润、涂布,如此便是上釉,之后才入窑烧制。每种树木做成的灰釉烧出来颜色不同,即使黄柏跟相思,每一批出来颜色都不一样,甚至于台北的龙眼树与三芝的龙眼树,由于吸收土壤的矿物质不同,烧出来也有差异。一般来说,一吨木头烧十五天,大约烧出六斤灰,而这六斤灰做成灰釉只能上七、八个大陶罐,因此灰釉作品件件珍贵难得。

灰釉变化多端,不仅每种木头的灰烧出来的陶颜色不同,同一种树但不同产地,烧出来也不一样,即使同一批灰釉也有差异。比如桧木灰和龙眼灰,在桶子里每天在变化,今天调好了,烧出来是这样,明天烧又完全不一样。陶艺家几乎都试过灰釉,却没有一个长期做下去,通常一段时间就投降了。

这些古朴清雅的柴烧作品,表层那种令人着迷的变幻莫测的肌理,完全是木材、陶土和火焰的天然杰作。柴烧,首先是选泥,然后拉坯,再用树木灰混合泥土浸润素胎,一吨的木材得灰也只能烧成几个陶罐。将罐瓶等放入自建的窑,然后就是最辛苦的烧窑过程,夫妇俩夜以继日的劳作,增柴添火,维护着窑内1300多度的高温。一烧窑,就是将近四天不能睡觉。有时候实在极倦累了,就拄着拐杖站着……可以想象,每当开窑的时候,他们内心五味杂陈——期待、激动、惊喜、欣慰、快乐……我想,多年的苦苦寻求和废寝忘食的努力,让上天最终也给予他灵感和成就。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然形成的美丽,让我对“艺术家”这个名字,有了新的感受和认识。那就是竭尽心力去追求美,窑中有泥,而心中无我。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瓷家有道整理编排,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标题下“瓷家有道”或公众号里搜索“CiJiaYD”/“瓷家有道”即可订阅关注。精选陶艺作品、陶瓷产品,喜欢的不要错过!

瓷家有道站长微信号“genicelau”!

本篇發表於 精選鈞瓷青瓷柴燒微信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