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燒和柴窯

按此處分享…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Twitter
Flattr the author
Flattr

当下景镇镇最炫的字算是“柴”了,最炫酷的双音节词汇“柴窑”和“柴烧”并列榜首;瓷器但凡沾了“柴”字便身价徒增,这般获利的”大杀器”自然是人人争用,机敏的商人更是须臾不离嘴边。这是景德镇继“珐琅彩”之后的一个新商业概念,不沾“柴”气都不好意思跟人搭话。

说实话,我不愿坏人财路,要不要写这篇文章我忍了很久。前几天听九段老倌说镇上柴窑都建疯了,接近200座了;这是个问题了,要知道1949年景德镇军管会统计全镇的各式柴窑总共才103座。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柴对于陶瓷来说,它是多种烧成燃料中的一种,它也是人类在漫长的窑业历史上首先利用的一种燃料。有专家研究窑业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问题,原始植被和一次林、二次林和窑业技术的发展有着某种神秘的关系。

在灰釉陶器出现之前,几乎世界各陶瓷产品都经历过一个自然灰釉的过程。自然灰釉的产生与容易产生重灰的燃料有关,原始植被和一次林中可资为燃料的大部分是硬木,多为广叶林中的栖、栎、木(加坚)等树种,它们都具有耐烧、火烈而焰短的特点,柴灰落在陶坯上,在1100以上高温中与陶胎中泌出的硅酸结合就能产生出玻璃质的自然釉层,其本质是窑灰对烧成物的污染。松木含脂量高,火焰长而柴灰少,是各地窑场共同选择的理想燃料。古代陶工比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燃料的特性,他们善于有选择地利用燃料并用它们烧造带釉或不带釉的陶器。

建国初期,周仁先生曾对现代柴窑的柴、瓷交换比进行过专门的研究。快烧柴窑每烧成1公斤瓷器耗松柴2.4公斤,按古代柴窑的烧成曲线耗柴量要以倍数计。宋代龙窑一次装烧5-10万件瓷器烧柴6-12万公斤,折中龄松树300至600株。蒋祈在《陶记》中疾呼“山川脉胳不能静于焚毁之余,而上风日以荡耶。一里窑五里焦这谚语其龟鉴矣!”;无独有偶,日本在859年有“陶山论争”,河内和泉两国相争烧陶代薪之山;在1637年,佐贺藩甚至废除了11个窑场。

在1950年代以前,景德镇窑有两种,一为槎窑,一为柴窑。槎窑因所烧燃料为槎柴而得名,从明代起直至清中期是它的黄金时期,据资料记载同治年间尚有七八十座,光绪十年的特大洪水将昌江两岸的槎窑全部冲毁,辉煌时代方告结束,后虽经恢复也只成为烧造灰可器的专用窑。柴窑的起始时间专家有不同观点,主流认为源于明末清初,是从槎窑演化而来的,这是景德镇独有的窑式,故也称为镇窑。也有少数学者认为源于宣德年间,龙缸窑是它的雏形。成书于清代的《陶录》记曰:“柴窑多烧细器,槎窑多烧粗器,前代厂制,一窑兼用柴、槎四六配烧。”有督陶官唐英的大力倡导下,柴窑方得以迅速发展。

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柴窑始于杜重远先生,50年代,周仁、李家治、李国桢等先生做了更为细致的研究。柴窑本身窑内温差大、气氛不均匀,其挛造法也是极不精准的;从热工的角度而言,它和现代窑炉的设计与制造不可同日语。它令现代人叹为观止的是古代陶工根据这种窑式的缺陷而设计的烧造体系。古代窑工认识到窑内温差,以虚拟三维将全窑分为24个温度区,并总结出各温区适合烧造的多种工艺品种,以此组织产业配套。依据1949年景德镇军管会的陶瓷行业统计资料分析,一座窑至少需要10个以上生产不同工艺品类的作坊配套,可烧造的颜色釉品种多达100种以上,同一窑烧成的青花瓷因温差也需要5个以上的泥釉配方。古代陶工总结出了窑位分配的三种方法,一为按功能和温度、一为按釉烧要求、一为所装匣钵及所烧瓷器,其中细微处因篇幅所限难以展开细说。

50年代,景德镇瓷业发展已经受制于窑柴,父辈们做了大量的努力。他们曾经在全市建了10个简易煤气发生装置,尝试了柴、气混烧,取得了非常好的烧成效果。但因难以满足规模化生产、简易发生炉结垢难以清理等原因只能作罢。1962年,景德镇完成了柴改煤、传统灰釉改长石釉、泥料配方三元化改革等,烧成和原料配方从本质上告别了传统,走向了西方制瓷体系直至今日。

我个人认为,柴窑烧成只是一个欺骗外行的商业噱头,原因有三:一、传统烧做两行的配套体系已经崩溃。古窑景区第一次完成清代镇窑复烧,仅购买入窑生坯一项耗资以百万元计;目前真正能同时生产数以几十种工艺品类的手工作坊在景德镇不存在。二、以现代柴窑的快速烧成方法并不能达到古代“文火熬粥”成瓷效果。三、仿古行高手以气窑模拟古代柴窑的烧成曲线并在梭式窑底部放置木炭,烧成后胎骨、釉面和柴窑几乎一样,真正能够区分柴烧、气烧者,此世间不过三、四人。当然,我不否认在干柴中的醇类、酊类物质参与到瓷器烧造的物理化学过程中,但其机理并无学者进行过任何研究。

柴烧是现代陶艺利用自然灰釉现像派生出来的一种玩法,它秉承的精神核心是探索材料和技艺的无限可能,它依托于陶艺家对燃料、原料特质和技艺的研究,它有一定的可预期性,但大多成分还是有赖于偶得,这个游戏的本质是以牺牲大多数为代价的。我曾和推广现代陶艺的郑祎探讨过柴烧,她说:“我只是喜欢喝茶,又喜欢自己用柴烧的方法来制作自己喜欢的茶具,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和艺术无关!”

⊙本文版权归章武老师及陶野时光艺廊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谢谢合作!

陶野时光艺廊:

官方网址:www.taoyeshiguang.com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3205219891

联系电话:010-57195144

微信号:Enjoying_Pottery

分類: 精選鈞瓷青瓷柴燒微信,標籤: ,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